新第三书包网 > 修真小说 > 天才相师 > 第405章 心照不宣

第405章 心照不宣


    ,天才相师!

    说到正题了!

    我端着酒在那里佯装陶醉,等着看老头准备怎么办?

    老头同样端起酒杯喝了一口,朝那黎族汉子嘿嘿一笑,象征性拿起筷子在盆里翻了翻,随即朝黎族汉子一脸无奈的道:“承蒙掌柜的款待,可惜啊,老头我年纪实在太大了,你瞧我这牙,根本吃不了肉啊!”

    卧槽!

    我朝老头那龇着牙的嘴一瞅,他牙什么时候都少了?

    这蹊跷的一幕,让我差点儿一口酒喷到坐在我对面那黎族汉子的脸上!

    果然,那黎族汉子盯着老头的牙看了看后,将视线朝我移了过来。

    我将嘴里的酒咽了下去,脑子一转,朝那黎族汉子歉意道:“大叔,我不知道您有没有什么信仰?其实我是佛信徒,已经食素很多年了,您这?”

    那黎族汉子狐疑的盯着我看了一会儿,干笑了声道:“原来是这样啊,抱歉啊抱歉,婆娘,去给两位远道而来的客人炒点易嚼的蔬菜来。”

    那妩媚女人娇笑了声,说了声好,转身便朝外面走去。

    我在心里面松了口气,可并没有轻松,我跟老头俩同时找借口,估摸着这家伙已经看出来什么来了,现在大家不过就是心照不宣罢了。

    老头当机立断,端起酒杯,朝黎族汉子爽朗一笑道:“掌柜的客气了,我跟这位小朋友今天算是承蒙你关照啊,老头我借花献佛的敬你一杯,表示一下,感谢掌柜的热情款待!”

    那黎族汉子嘴角微微一扬,眼神中露出了一抹令人不宜察觉的贪婪,就像是狼看到了即将下口的猎物一样!

    我不动声色的也端起酒杯,如此我们三人酒桌上一番推杯换盏,不多时,一坛子酒便已见底。

    我提前偷偷服用过堂叔给我的解酒药,所以即便喝了一斤多酒,却并没有任何醉意,未免他们察觉,所以佯装趴在桌子上装醉。

    一直听着老头醉醺醺的跟黎族汉子俩打诨,后面听到黎族汉子居然让她婆娘扶我进屋睡下时,我才真正松了口气,随后感觉到一双冰凉的手拍了拍我的后脖子根,笑着询问我是不是真醉了啊?

    我自然不可能理会她,这么低级的试探对我自己没有任何作用的。

    随后那女人便使劲的将我从桌子前搀扶起来,在老头跟黎族汉子俩笑声中扶到了旁边的屋子里,期间我明显能够感觉到那女人的另一只手不安分的在我身上摸来摸去,我心里面冷笑不止,却并没有表现出来,等老头那边准备好了,再收拾你们!

    女人将我放在冰凉的床上后,在我身上使劲的摸了一把,随后娇笑了声,朝一旁那只趴在角落里的黑猫说了句我没听懂的话,这才离开了房间。

    那女人走后,我并没敢动,我在野狐观待了两年时间,对于动物的灵性还是有些了解的,之前老头已经说过这猫有问题了,可见这猫并非寻常的猫,很有可能作为外面那俩个家伙的眼睛在盯着我。

    不过我也没闲着,趴在床上的空档,挪过身子,留下一点余光盯着它,随后在心里面盘算,接下来老头会怎么办。

    这村子确实有问题,进村时,村头的那黎族聋哑老汉虽然不言不语,可他的手势分明是在告诫我们不要进村,让我们赶紧走的,老头进村时,虽然没说啥,但当我提到要离开时,他却说要留下来降妖除魔,可见这村子里不干净。

    进村后,接连好几户,都不见人影,门却虚掩着,这其实很不合理,如果说是因为外出,怎么着都会锁门的,而且从那些屋子的浮灰来看,已经荒废了有些时日了。

    当我们遇见那黎族汉子时,我看出来他的面相异常,五官虽然看起来与人类无异,但从我这种内行人来看,却与人类五官的出入很大,为啥?比例不对,我见过那么多人,可如此不符合常理的五官还是头一回见到。

    而后就是进入这家人屋子时,屋子里乱糟糟的,之前我在出租车上跟司机聊天时,他曾告诉过我,山里的黎族人生性淳朴,即便家里面再穷,也会将家里收拾的干干净净的,即便有特例,屋子里也不可能有骚臭味,而且那骚臭味明显是从那女人身上透出来的,刚才她扶我进来时,我就被熏的够呛,所以,如果我所料不差,这女人很有可能是个狐狸或者黄鼠狼之内的东西。

    再就是吃饭,老头之前提醒我,让我别吃肉,其实当时我已经知道这家人有问题了,很有可能不是人,所以当老头提这茬的时候,我就在想,他平日里可是无肉无酒不欢的啊?怎么这会儿又不让我吃肉了呢?直到后来那汉子提着酒过来倒给他喝,他却丝毫不拒时,我才想到一件事儿,随后整个人都不舒服了起来。

    人肉!

    当时我心里面苦涩无比,我从未想过人肉居然会有如此香味。

    所以啊,我偷偷的划破右手食指,摸索着在左手手掌之上画上了一幅茅山降妖符‘敕令·北申々降妖’,随后小心翼翼的将血符遮掩在后背上,眯着眼睛盯着前面,好在那猫并没有发现我的举动,我这才将视线投向房门方向。

    可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间感觉肚子里一阵咕噜,居然有一泄而注的冲动!

    这?

    我顿时尴尬了起来,这尼玛是要火山爆发的前奏啊!

    我这会儿还是个醉死鬼,怎么着都不可能起身跑出去排泄吧?

    于是一边紧把着后门,一边祈祷着老头那边赶紧动手,我出门可就这么一套衣服,要真是拉在身上了,那画面可就不美丽了!

    就这种紧锁后门的情况下,我度秒如年的等了大约十多分钟,房门再次被推开,我大汗淋漓的咬着牙关,却是瞧见老头被那黎族汉子给架了进来,随后直接推到在地上。

    他身后那女人朝他娇笑着道:“那个嫩的归我,这老东西归你!”

    那黎族汉子淫笑了声道:“怎么着?他们可都是被灌了洗肠酒的,难不成你想先玩玩?”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