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三书包网 > 修真小说 > 天才相师 > 第755章 你算什么

第755章 你算什么


    ,天才相师!

    随着一阵黑色的恶臭味由其七窍扑扑的排出后,它的手脚渐渐失去了挣扎,待黑气完全排出后,这位前一刻还是美少男姿态的酒吞童子下一刻就只剩下被黑色恶臭液体夹杂着的衣服了。

    前后不到十秒钟,而且我确定做的悄无声息,可我却并不确定,里面的人是否因为知道了外面的情况,关于式神与阴阳师之间是否存在某种特殊方法的联系我不清楚,哪怕民调局国安都不清楚这一点。

    所以,在解决掉这个酒吞童子后,我的第一反应便是朝那栋木制别墅冲过去。

    果然,当我刚刚冲到别墅门口,正准备撞门时,门却从里面怦然推开,接着一股奇异的能量将我整个人瞬间包裹,我发现自己居然动不了了!

    傀儡术!

    阴阳师之中最为出名的一种法门就是傀儡术!

    所谓的傀儡术,在我看来其实就是操纵阴阳之气结气成丝,控制住目标的中枢神经,从而达到控制对方的效果,能够掌握这种法门的阴阳师并不少,可想要登堂入室,起码得有十年以上的术修,据说,如果能够将傀儡术炼制登峰造极之境,那么可以抽剥任何生灵体内的阴阳之气来为己所用,甚至可以从对方体内抽出阴阳之气从而利用绝对排斥的方法将对方一击毙命。

    而此时我身上所被捆覆的阴阳之气无论从哪方面来说,都只能勉强称之为登堂入室。

    所以,随着我默念出九字真言?以后,身上的控制瞬间解除,我伸手推开了另外半扇门,屋里一片漆黑,我原本准备踏进去的脚忽然收了回来。

    因为我发现屋子里的黑居然能够让我的夜视能力失去效果,那么,只有一种可能!

    里面有陷阱!

    贺茂家族与土御门家族之间最大的区别就是对待事物的思维方式,贺茂家族的人一直以来都习惯利用地形以及阴阳术结合式神合理的去攻击对方,以求将能力的最大化。

    而土御门家族,从之前那个对我种下印记的老者所展现出来的实力以及他的作风来看,是属于要想对付一个人,那么首先就要将这个人的所有数据都了解的透彻,然后再对其进行谋略性的攻击,所以两者相较而言,土御门家族会更优秀一点,因为他们的思维很符合我h夏的知己知彼谋略,而论单兵能力,贺茂家族的式神完全比不上土御门家族的式神。

    如此,此时,这屋子里进不得!

    我迟疑了下,从口袋里面摸出了一张空白符纸,划破离阳指,挤血画符。

    符中上书:敕令?五雷々引,捻符起火,将五雷符引丢了进去!

    火符丢进去瞬间便消失于黑暗,看不到丁点儿波澜,但我却能够感觉到,火符并未泯灭,而是被一层障眼法所隔绝。

    屈指在掌心画了一道三开阴阳,密咒配合,阴阳眼顿开。

    隐约可见落在地上的五雷符引依旧在燃烧,于是结双手掐决。

    两手掐寅,五指藏甲,是以为天雷诀破!

    迅速转换为二指、三指弓,大指掐定四指、五指,押定大指,是为地雷诀破。

    又转换为二指弓,大指掐丑,三、四、五指押定大指,藏甲不见,是为云雷诀破!

    随着云雷诀掐指,一股澎湃的能量由上方集结!

    这应该是我第二次使用五雷诀了,而上一次我却因为道行尚浅,被五雷诀反噬,差点儿丢了性命。

    感受到了能量在集结,我信心大振,当即将云雷诀转变为二、三、四指弓,大指掐定亥,五指押定大指藏甲,此诀是为水雷诀破!

    随着水雷诀破结出,外面呼呼的飘起了小雨,这多少让我有点失望,不过也不气馁,起码我结印有四,却不显脱力,从这一点就能够看出来,在领悟了道之真意以后,我的道行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起码能够稍微改变一下天象了,这如果放在古代,咱也算是道门中真人级别的大能了!

    感受到了雷决与我自身的那种特殊的联系后,我赶忙将水雷诀结印转变为妖雷决。

    二三指四五指弓,大指押定,并不见甲。

    当妖雷诀结成后,我的视线中顿时明朗前来,令人顿生一种扒开云雾终见天日的感慨!

    望着正站在距离我大约十多米远的一个中年男人,正是之前从车子上下来的那对男女之一。

    此时,他正双手结一种古怪的结印,双目紧闭,虽然闭着双眼,但我能够感觉到他应该是能够注意到我的,这种感觉很强烈。

    可惜,他却并不清楚五雷符咒的厉害!

    随着妖雷诀结印的结成,那股子强烈的能量也随之蓄积到了顶峰,隐隐有雷音显现。

    雷声出现之后,那名少妇出现在了我的视线中,似乎朝那个中年人说了些什么。

    被发现了?

    可惜,已经晚了!

    五雷符咒最后一道符咒已然结成!

    小指从四指背上过,中指勾定大指,掐定子,四指押定大指,不得见甲,二指直向。

    斗雷决!

    给我破!

    随着我的一声低吼,轰隆一声巨响,接着一道闪电由九天之上直接落在了别墅上。

    别墅之中雷电闪烁,所爆发出来的亮度让我几近失明。

    强大的气浪甚至差点儿将我给冲飞出去。

    强烈的耳鸣,让我精神恍惚了片刻后,这才抬脚走了进去。

    当我走进屋子里时,屋子里已然一片狼藉。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