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三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医鸣惊人:残王独宠废材妃 > 第1184章 强烈活跃

第1184章 强烈活跃


    “你……”

    如果是以前,轻尘肯定会跟墨玄珲发脾气,可是想了一下,到底还是没有跟他计较。

    这蛊毒的事情他的确不擅长,看着墨玄珲着急的模样,除了无奈,也只能安抚着。

    “王爷,你别着急,其实王妃也并没有什么大碍,身体上没出什么毛病,就是受蛊虫的影响,她的记忆却是越来越多了,我刚刚去给王妃把脉,她竟然不认得我是谁了,我这才下了一跳,急匆匆的来找王爷。”

    刚刚他是当真被慕朝烟的那副模样吓了一跳,如今慕朝烟体内的蛊虫,越来越成熟,她缺失的记忆越来越多,但是也没想到。

    可如今竟然她连他都会忘记,他被吓得一时失了分寸,这才闯去了墨玄珲那里。

    墨玄珲听到后脚步一顿,然后又继续抬腿往慕朝烟的住处赶,他进入慕朝烟的房间里,果然看到慕朝烟一脸惊恐的躲在角落瞪着他。

    “烟烟,你别怕,你看看我,我是墨玄珲呀!”他说着便抬腿试图向慕朝烟走去。

    可他刚迈出一步,躲在角落里的慕朝烟身体就更加瑟缩,“你是谁?你别过来,我不认识,你这里又是哪里?”

    “好好好,我不过去,烟烟,你仔细看看我的脸,仔细看看,我是墨玄珲,是你的相公呀!”

    墨玄珲一脸的着急和心痛,他看着慕朝烟因为他靠近更加瑟缩的身体,便赶紧停住了脚步,和她保持一个安全的距离,让她不用感到强烈的恐惧和恐慌。

    虽然在抓到主仆二人之前,慕朝烟就出现过一次这样的症状,可如今再见,他心中还是心痛不已。

    “相公?墨玄珲?”慕朝烟似乎有些头痛的用手砸了砸头,她似乎想了半天才想起来,满目欲泣的抬头,“对,你是墨玄珲,墨玄珲怎么办?我都快要记不起来你了。”

    墨玄珲看着慕朝烟含泪的双眼,心痛难当,“别怕,你放心,一切都有我在,我不会让你忘记我的,没事的!”墨玄珲忍着强烈的心痛,将慕朝烟搂进怀里,安抚地摸着她头说道。

    而此时的蛊师东致,就等着慕朝烟体内的蛊虫成熟,然后拿她拿捏墨玄珲,他自认为主意打的很好,而且胜券在握。

    白莲教内可远不止一个蛊师,先前严威安的蛊虫被东致的蛊虫搞死了,严威安一直怀恨在心。

    “倒霉的东致,让你没事得罪墨玄珲,如今被抓了吧?你之前的蛊虫害死我蛊虫的,这笔账我还没跟你算呢,如今你被抓了,正好是我报仇的大好机会,你说我怎么能够放过呢?”严威安眯着眼睛,冷笑。

    他对东致可以说是一直都记恨在心,他们同在白莲教,偏偏他的蛊术就比自己高一重,位列四使。

    凭什么他就比自己高一个地位,他从来不觉得自己的能力比东致差。

    而且那该死的东致竟然将他的蛊虫给害死了,就更让人厌烦。

    如今这个时候他被抓了,那等于说一个天大的好机会砸到了严威安面前,严威安如果此时不报仇,出心中的一口恶气,那更待何时呢?

    而且说不定一旦东致没了,那么很可能他就是白莲教的四使之一了。

    因为虽然白莲教会蛊术的人众多,但真正厉害也就这么几个人,若是没了东致,他完全有希望顶替东致的位置成为白莲教西使。

    所以如此的大好机会,他怎么能够放过?东致如今在木高站的天牢里,哪也逃不了,正好便借着墨玄珲的手除掉他。

    “可是杀人灭口总是需要一个理由的。”严威安如此自语着,觉得自己应该找一个合适恰当的理由,再去除掉东致。

    他听说过墨玄珲的天牢十分恐怖,只要进去那里的人,就很难有活着出来而不吐真话的。

    想必东致的那个小身子板绝对也受不住行,这万一受不住刑,将白莲教的机密全都泄露了,那可就是大事不妙了。

    所以他绝对不是出于私心,想要除掉东致,而是为了白莲教整体着想,为了防止东致在墨玄珲的大牢里将白莲教的机密泄露出去,所以他此次前去杀东致灭口,只是为了防止机密泄露。

    “简直是完美!”严威安自认为找到了一个可以除掉东致,又让人挑不出理由的完美借口。

    不过东致毕竟是四使之一,若想要杀他,总要先进行上报,这让严威安不由得有些头疼。

    不过他又想到,魏鉴藏的神龙见首不见尾,他根本寻不到,都说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他是因为找不到魏鉴,没办法,只能够先斩后奏,所以他相信这应该也能够被人理解。

    如此想着的严威安,便带着一众蛊虫浩浩荡荡的去找东致算账了,东致玩蛊一辈子,只有让他自己也栽到蛊虫身上,这样才能让严威安真真正正的出一口恶气。

    他要在东致身上下蛊,让东致受他控制,死得痛苦不堪。

    慕朝烟体内的蛊感受到了别的蛊在入侵自己领地,开始作妖。

    慕朝烟头痛不已,“痛,好痛呀!”

    她痛的不禁拿自己的拳头不断地砸自己的头,墨玄珲看见后赶紧抓住她的双手,阻止她继续伤害自己。

    “你放开我,我的头好痛,好痛啊…”慕朝烟挣扎着痛得满床打滚,汗水浸湿了衣服。

    “轻尘,你到底想没想到办法?”

    墨玄珲对着轻尘大喊着,他巴不得自己能够替慕朝烟受苦,他看着慕朝烟被痛苦折磨,心口痛的恨不得将心挖出来。

    “王爷,我实在是束手无策呀,王妃她这根本不是正常的疼痛,这是被蛊虫折腾的呀!”轻尘也急得有些跳脚,看着慕朝烟那副痛苦不堪的模样,他心里也不好受。

    “为什么她会突然这么痛苦?蛊虫为什么会突然如此强烈活跃?”

    墨玄珲一下子切中到了问题的关键点,只要知道慕朝烟体内的蛊虫为什么会如此活跃,那么就可以解决暂时解决她头疼的问题了。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