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三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婚后被大佬惯坏了 > 小辈番外(16)人流,牵手,心上烫个印

小辈番外(16)人流,牵手,心上烫个印


    江软被他一声软软,喊得心烦意乱,最可怕的是,那声音好似还不停在她耳边回荡着,反复勾缠,搅得她心底乱哄哄的。

    总觉耳边还残留着他的气息,热得难受。

    不过此时前排领导转头,正低声和严迟说着什么,她就默默坐着,佯装把注意力转移到迎新晚会本身。

    在这之后,两人再没说过一句话,倒也相安无事。

    江软低头查看手机,学生会的群里,大家已经在讨论晚会结束后聚餐的事,她也跟着聊了两句,结果就被主席给抓包了,甚至私聊了她。

    【严学长那边怎么样?】

    江软余光扫了眼身侧的人,他正专心看晚会,一副心无旁骛的模样,鬼知道她偷瞄的这点小动作,某人早已尽收眼底。

    【学长挺好的。】

    【那你待会儿和他说一下,看能不能邀请他来酒店,跟我们一起聚餐。】

    【……】

    江软原本以为,晚会结束,就万事大吉了,还要一起吃饭?

    你这么有本事,你干嘛不自己和他说啊,为难我这个小学妹干嘛?

    此时晚会已接近尾声,江软想着,无论严迟去不去,总要和他说一声,之后主席问起,对他也有个交代,晚会后面,邀请了负责军训的主教官给大家留言祝福,掀起了一个小高潮,礼堂太吵。

    待安静下来后,江软还没开口,结果严迟起身,居然跟着校领导提前退场了……

    她又不可能追着领导出去,那就太惹眼了。

    所以学生退场时,她快步追了出去,试图找到严迟。

    学生离场后,外面人非常多,江软个子在女生中不算矮,可是男男女女混在一起,有些个子高的男生还是很容易挡住她的视线。

    严迟呢?

    去哪儿了啊。

    校领导有些虽然提前离场了,却也没走太远,还有三三两两的站在一起聊天,唯独没看到严迟的身影。

    那么高的个子,按理说,应该非常惹眼才对。

    高个子,白衬衣……

    人多,难免会发生碰撞拥挤,江软又在找人,一心二用,很容易被人挤来挤去,她皱了皱眉,要不就给他打个电话,他去不去就不归她管了。

    江软想着,就准备找个人少的地方打电话,殊不知严迟其实就在附近……

    说来也是奇怪的,在那么多人中,他一眼就看到了江软。

    也可能是刚军训结束,南江紫外线强烈,这些新生都被晒得黑了好几度,她皮肤白,便显得非常招人眼了。

    左顾右盼,显然是在找人。

    许是直觉——

    严迟觉得:

    她是在找他。

    就挤入人群,缓步朝她走过去。

    借着身高优势,严迟可以轻易捕捉到她的位置,而江软此时已经放弃寻找严迟,准备打电话给他,只是周围人太多,需要找个更安静的地方。

    “不好意思,麻烦让一下。”江软虽然一直在说这样的话,可人挤人的地方,轻易腾不出空间。

    就在此时,头顶忽然传来一阵熟悉的声音。

    “你是在找我?”

    江软一转身,严迟正站在她后侧,她正打算说什么,严迟已经指了指一个方向,“有什么事,出去再说。”

    人太多,大家又都朝着一个地方在蜂拥,不是个说话的地方。

    江软点头,便跟在他后面。

    她只能感慨,个子高,真的有好处,最起码她一眼就看得到,可能个子太高,会让人觉得有压迫感,许多人也会主动给他避让。

    江软原本只要跟着他就好,可是人太多,不可避免会有人挤入两人中间,将他们冲散。

    她这腿哪儿跟得上严迟啊,眼看与他的距离越拉越远,皱着眉,“抱歉,不好意思,麻烦让一下。”

    饶是有人给她避让,她与严迟之间的距离似乎也越来越远。

    而严迟转身时,发现这小姑娘又快被人群挤没了……

    转身,去找她。

    “学长,我……”江软看他过来,就好似看到了救星。

    说真的,每次学校有什么大型活动,散场时,那真的是人挤人,真能要了命。

    若是寻常江软肯定不凑这个热闹,在礼堂待到人群散去再走,今天也是为了出来找严迟。

    “跟紧了。”严迟垂眸看她,叮嘱道。

    “人太多了。”江软也无奈,若是有翅膀,她恨不能飞出去。

    就在她跟着严迟继续走时,又差点被人挤开,只是这次,两人并未被冲散。

    因为,下一秒——

    她的手腕小臂就被人扣住了,她心头一跳,心脏猝然收紧。

    顺着那只手看过去,就瞧见了严迟。

    瞬时连呼吸都滞了滞。

    他手腕略微用力,将她整个人从人流中拉到了自己身侧。

    大概是个子高,手长脚长,就连指节似乎都比寻常人长一些,可以轻松箍着她的小臂。

    夜风微凉,吹得人皮肤尽是凉意,可他手心滚烫,就这么贴过来,烫得她小臂皮肤都觉得热烘烘的。

    她原本以为,他应该会松开了。

    因为江软感觉到他的手指松了松……

    紧缚的心脏,好似得了喘息的机会,心脏瞬时恢复跳动,可接着,他的手指轻轻往下,自然而熟稔得,轻轻扣住了她的手腕。

    “跟紧点。”他声音被鼎沸的人群冲散消弭,落在江软耳里,已经很轻了。

    可她此时哪儿有精力顾着他在说什么……

    她只觉得,他手心太烫。

    以至于她的手心,都已经热出了一层汗。

    方才轻松些的心脏,瞬时又被提了起来,心跳得更加剧烈了,周围的拥挤,嘈杂,碰撞……好似在一瞬间就消弭殆尽。

    她的世界……

    只有他。

    还有那紧扣着自己手腕的手。

    极度紧张激动的情况下,江软似乎都能听到自己乱如擂鼓的心跳,红晕更是一层层在脸上加深……

    她觉得这里太挤了。

    人挨着人,拥挤。

    还有什么在压迫着她的心脏,挤压得密不透风版,就连呼吸声都被一点点放大。

    其实相对于她,严迟又何尝不是如此。

    人多,他不愿见她被人推来挤去,却又没法将他正大光明护在身下,犹豫迟疑着,也是做了很久的心理建树,抓住了她的小臂,大抵是不舍得松开,毕竟碰都碰了……

    干脆就抓住了她的手腕。

    有些时候,太唐突的举动,很容易惹人反感,严迟很挺担心的,怕她就此甩开,好在……

    她没有。

    ……

    顺利走出人流后,严迟虽有不舍,脸上却毫无异色,松开了她的手,与她正面相对,“刚才人很多。”

    “嗯。”江软点着头,在他的注视下,脸上高热难以消退。

    心脏跳得太快,好似已经无法供血,缺氧的窒息感,让她觉得整个人都透着股失重感。

    “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那个……学生会晚会结束有个聚餐,主席让我问问你,有没有空一起去吃饭。”

    “你也去?”

    “嗯。”

    “地点在哪儿?”

    江软带着他朝着东门的小吃街走去,学生会聚餐地点,就在小吃街上的一家餐馆。

    这一路上,两人都没说什么话,只是离人群越来越远时,他忽然开口:

    “你中秋回京吗?”

    “回啊,我朋友要过来,刚好跟他一起回去。”

    “朋友……”严迟点了点头,“我过几天也会去京城,中秋在那里有个珠宝展,需要去看看情况。”

    “是吗?”江软悻悻笑着。

    这跟她也没什么关系啊,告诉她干嘛。

    江软本以为严迟跟她过来,是准备参加聚餐的,没想到快到门口,他停住了脚步。

    “那你进去吧。”

    “你不跟我一起进去吗?”江软指着餐厅,只有十几米的距离了。

    “我不去了,聚餐结束再回市里,比较晚,我还有点工作要处理。”

    “那你……”

    跟过来干嘛?

    江软话没说完,严迟却好似已看穿她的心思,只是一笑:

    “小时候没看住你,还以为把你弄丢了,以后……”

    “再也不会这样了。”

    江软觉得心脏莫名被什么蹭了下,心跳莫名。

    紧接着,他又开口:

    “天太黑,时间也不早了,送你过来,我会安心些。”晚会结束已经九点半,时间的确不早了。

    不知为何……

    在这一刻,江软甚至觉得自己有些神志不清了,觉得这么安静的环境下,自己震耳欲聋的心跳声,会不会被他听到了。

    严迟目送她进了餐厅,就转身离开了,倒是江软进去后,却并未进包厢,而是偷偷扒着门,看着他身影消失在夜色中。

    当她到了包厢后,主席过来问她,严迟人呢。

    “学长走了。”江软哪儿敢说,严迟一路把她送到门口才离开的,这要是被他们知道,怕是要疯了。

    “没关系,你别紧张啊,他不来很正常的,本来就是试试看,今晚也辛苦你了。”主席笑了笑,“赶紧坐吧,马上要吃饭了。”

    江软坐下后,还有人过来问她关于严迟的情况,大部分都是女生。

    同为女生,有些事她们不说破,江软心底也清楚。

    严迟给人的感觉太硬,女生不敢接近,却不代表,心里对他没想法。

    “我和他也不算熟。”大抵是有私心的,江软并不想告诉她们,其实严迟是个很细致周到的人。

    “你们坐在一起看晚会,都没说什么吗?”

    “什么都没聊。”江软这句,是实话。

    “行了,都别问了,严学长是什么样的人,大家还不清楚吗?估计学妹跟他坐在一起,已经很紧张了,哪儿敢跟他说话啊,况且严学长本就是寡言少语的性子。”

    “这倒也是,跟他说句话比登天还难。”

    “对了,今天发言的那个负责军训的主教官,长得好帅啊。”

    ……

    话题被岔开,也就没人关注江软了。

    严迟,寡言少语?

    江软皱了皱眉,这是从哪儿传出来的流言,他虽然好像不是很健谈,也不是那种闷葫芦啊,而且……

    还特别会说!

    每次都弄得她手足无措。

    抬手摸了摸方才被他触碰过的手腕,皮肤表层他留下的热度早已消散,只是那股子热意却好像渗进皮肤中……

    在她手腕上烙上了一个不轻不重的印子。

    想起就觉得心跳脸烫。

    严迟离开学校,并没回家,而是直奔公司,查看了一下京城中秋珠宝展的进度安排,他这行程是早就安排好的,筹备珠宝展,并非临时起意的事,本以为她中秋如果回京,两人还能一道同行。

    没想到她早就和朋友约好了。

    这也没什么打紧的,反正以后的机会还多。

    只是让严迟没想到的是,他以为,江软的朋友,是她什么同学,结……

    却是个男的。

    好巧不巧,还被他给撞见了。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