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三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婚后被大佬惯坏了 > 小辈番外(17)偶遇,竹马,亲密无嫌隙

小辈番外(17)偶遇,竹马,亲密无嫌隙


    迎新晚会第二天就是周一,江软忙着上课,再过段时间,就是中秋国庆假期,若是拼凑拼凑,可以有个十来天的假期。

    上课时,不少人都在琢磨着,怎么把假期凑得更多些。

    出游,回家,各有安排。

    这两天,她忙着上课,和严迟之间,似乎就没了交集,倒是很快到了祁家那小卷毛过来的日子,江软下午没课,上午课程结束,和室友去食堂吃了饭,就匆匆洗脸换了身衣服,准备出去。

    “竹马来了,这么激动啊。”室友调侃。

    “你们从小一起长大,真的没可能吗?长得又帅,还这么照顾你。”

    江软对室友的调侃报以一笑,“都说了,我们就是朋友。”

    “男女之间,哪有纯友谊啊。”

    “他就像我哥。”

    “你俩又没血缘关系。”

    ……

    江软懒得和她们解释,匆匆出了门,直奔高铁站。

    时方九月,正是南江的旅游旺季,人非常多,校门口有直达高铁站的班车,只是一路走走停停,到约定地方时,她迟到了十多分钟。

    隔着一段距离,就看到提着黑色行李箱的某人,正双手抱臂,似乎有些不耐。

    天生的自然卷,倒不是那种夸张的,发尾卷翘,白t,浅蓝牛仔裤,手臂搭了件外套,身高腿长,皮肤很白,用漂亮来形容也不为过。

    遗传了祁则衍的俊朗,加上阮梦西的明艳,他给人的感觉,就是四九寒天的暖阳,温暖又阳光肆意,此时双手抱臂,透着股懒散劲儿,显然是等很久了。

    很多人都说,他不像祁则衍的儿子。

    毕竟某人喜欢搞个头发,弄个小油头,一身阔少装扮,而他则是阳光疏浚的翩然少年。

    这种阳光自然卷,太容易吸引别人的好感。

    温柔,很想摸一下的感觉,

    而且他学习非常好,和祁则衍完全不同,这父子两人身上,唯一的相似点,那可能就是……

    都喜欢收集鞋子。

    “不好意思,堵车!”江软笑着看他。

    他没作声,只是抬脚朝着打出租的地方走,江软挑眉,认命的给他拖着行李箱,“我真的是堵车。”

    某人好似不太愿意搭理她,她咬了咬牙,“祁洌!”

    祁洌扭头看她,转身,提上自己的行李,“你哪次来接我,能准时啊,你这个样子,以后谈了男朋友,可能也不长久。”

    “如果是我男朋友,他肯定心甘情愿等我。”

    “那他不仅眼神不好,连脑子都不好使。”

    “你……”

    “赶紧打车去宾馆,这里真的热死。”

    江软咬了咬牙,自己迟到的确没话说。

    祁洌这名字,是祁老爷子取的,延续自祁则衍的名字,“衍”有水的意思,而“洌”则是含有水澄澈明净的意思。

    老爷子是希望他能做祁家的……

    一股清流!

    毕竟他爹,就是股浊水!

    老爷子亲自教导,祁洌也不负所望,非常争气。

    祁老甚至说,祁则衍对祁家最大的贡献,就是给他生了个特别争气的曾孙和可爱的曾孙女,差点没把祁则衍给气死。

    祁洌嘴上说让江软包吃包喝包住,其实宾馆都是他早就定好的,就在她学校附近,将行李送进宾馆,两人便去了市区。

    “今晚吃什么?”祁洌来过南江几次,好吃好玩的,大概都体验过了。

    “我找到一家特别好吃的餐厅,今晚带你去吃。”

    “你请客就行。”

    两人关系打小就非常好,祁洌本身有个妹妹,更江软年纪也一般大,三人自小就爱待在一起玩,家里还打趣过,要给两人定娃娃亲。

    还说深什么,祁洌和江软,连名字都是情侣的。

    大人之间的恶趣味,他们倒是都没放在心上,大概是太熟了,还真没那种情愫,纯属关系好,基本和兄妹没两样了。

    从小长大,不可能没摩擦,两人也打过架。

    况且……

    江软至今记得,小时候祁洌骗她,说把苍耳弄在她头发上特别漂亮,结果那东西浑身带刺,沾到头上,很难弄下来,司清筱直接说,要是弄不下来,就把头发剪一点,一听说剪头发,江软哭得差点晕过去。

    小姑娘爱漂亮,剪头发简直像是要了她的命。

    反正两人的关系,一直都是打打闹闹,没那种粉红泡泡。

    她觉得祁洌就是个顶着个帅气脸蛋的混蛋,还不如严迟好,虽然他不太爱笑,长得也让人觉得生人勿进,最起码是体贴的。

    不像祁洌……

    就好比现在,两人买了饮料,她瓶盖拧不开,他就在边上一直笑:

    “你以前不是很厉害的吗?怎么这都拧不开,来,再加把劲!”

    这是人话吗?

    帮她一下很难?

    ……

    两人随意转了一圈,暮色四合,就到了饭点。

    江软所谓好吃的餐厅,就是上次和严迟一起来的地方,老板似乎还认得她,只是看到与她同行的不是严迟,只是笑着招呼他们入住,并没多说什么。

    “这地方不错,你怎么找到的?”祁洌打量着餐厅。

    “一个朋友带我来的。”

    大学时,谁都会交几个新朋友,祁洌也没多问,在外面挑了个位置,面朝大海,夕阳斜沉,风从海上来,吹得人浑身尽是凉意,舒服又惬意。

    江软来过一次,由她点菜,又给祁洌推荐了荔枝酒,自己则点了一杯汽水。

    等待上菜的间隙,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

    “对了,之前慕棠哥在群里说你有情况,你谈恋爱了啊?”祁洌扭头看她。

    “我没有!”否认得很快,倒是有点无银三百两的感觉。

    祁洌看了她一眼,“谈恋爱也没什么,你们学校的啊,我给你把把关。”

    “真没有,你别听他胡说。”

    江软低头喝着汽水儿,老板从屋内出来,笑着说了声:

    “小严先生,今天几位?”

    “3位。”

    熟悉的声音,惊得江软心头狂跳,她一抬头,视线和严迟撞了个正着。

    ……

    汽水在从嗓子眼滚入肺中,汽水滋滋啦啦翻腾着。

    她急忙垂头,不敢看他。

    严迟今天有两个大学时的朋友过来,便来了这里吃饭,也没想到会碰见江软。

    这老板原本还想说,上次跟他来的姑娘也在,只是瞧见两人之间的气氛,有些古怪,便没开口,“三位是坐屋里,还是坐外面?”

    “就坐外面吧,海风凉快。”同行的一个男人说道。

    他们的位置间,只隔了一张桌子。

    祁洌没见过严迟,却听说过他的名字。

    这人虽不在京城,可他的大名却如雷贯耳,京城那位傅家小三爷见着都得喊声舅舅,总是听过名字的。

    在南江,能称呼一声小严先生的,也只有他。

    他正打算和江软说很巧,居然能遇到严迟,却看到她一直垂着头,忽然就变成一副乖巧安静地模样,刚才不是还有说有笑的?

    “软软——”

    “嗯?”江软偏头看他。

    “你没事吧?”

    “可能是外面的风吹得有点冷,要不……”江软的意思是,他们进屋里坐。

    结果祁洌直接把自己外套递给她,“穿上吧,别说我不体贴啊,我的外套,除了我妹妹,就只有你穿过。”

    江软:“……”

    拿着外套,她忽然心虚得看了眼不远处的严迟,他正跟人聊天,好似根本没注意到她。

    江软这心底,瞬时七上八下的,不知什么滋味儿。

    其实严迟过来时,她忽然有些心虚,也不知何故,总有种做坏事被抓包的感觉,偷偷观察他,可他自在轻松,又好像不认识她,好似自己的紧张不安,都有些自作多情的样子。

    短短几分钟,她这心里各种情绪翻涌。

    严迟此时扣着水杯,心底情绪复杂。

    他原本想过去打个招呼,只是江软垂头,好似不太愿意和他打招呼,他也没必要去惹这个嫌。

    如今,那个人,喊她……

    软软?

    这肯定不是普通关系。

    一般朋友,尤其是男生,断不可能用如此亲昵的称呼。

    还给衣服让她穿。

    除了妹妹之外,唯有她穿过?

    这么特别?

    “二位,你们的荔枝酒来了,加点冰块进去,会更好喝。”老板给江软那桌开始端酒上菜。

    “你一直说这荔枝酒好喝,我倒想尝尝,是有多好喝。”祁洌笑着,“这酒,酒精浓度多少啊,会不会喝醉了?”

    “不会,没什么酒精含量。”江软上次喝了大半瓶,就是觉得身子飘,倒也没醉。

    “反正宾馆开好了,喝醉了,你就送我回去。”

    有一个戳心的字眼窜到了严迟耳中。

    宾馆!

    江软闷闷应着,祁洌察觉她的情绪不高,就换了个话题,“回京后,你有什么安排吗?国庆档有几部电影很好看,要不要一起去?”

    祁洌知道她喜欢看电影,故意把话题转过去。

    “可以。”江软笑着。

    “你想看什么?应该需要提前订票。”

    ……

    位置离得并不远,两人对话,总是时断时续传来。

    严迟大概也知道了,这就是她所谓要同行回京的朋友,而且两人还要约着一起看电影,关系匪浅。

    不过听对话,他也知道了对方的名字。

    祁洌!

    这名字,耳熟。

    祁、祁洌……

    严迟恍惚就想着应该是段一言和他说起过,说什么,祁家那儿子保送进了高校,把他爸段林白气得不轻,因为他爸和祁家那叔叔是死对头,两人见面就是打打嘴仗,不过有了孩子,自然也会拼孩子。

    祁家儿子保送上大学,当时特意摆酒宴请,段林白心底自然不高兴,就告诉儿子,你一定要努力超过他。

    段一言觉得他爸很幼稚,所以跟他们吐槽过。

    这也导致……

    祁洌这名字,他有印象。

    如果是祁家那个孩子,按照父辈交情,应该是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自然亲密无嫌隙。

    祁洌吃着东西,喝着荔枝酒,一直在观察江软。

    也会顺带观察另一桌的严迟,傅家小三爷的舅舅,对他自然是好奇的,可是偶尔视线相撞,那人明明没什么表情,可他却觉得后颈一阵凉意……

    有杀气!

    这么凶?

    他们好像是第一次见面,并不认识吧?自己更不可能得罪过他吧。

    “软软……”祁洌喊了两声,某人才恍然回神。

    “啊?怎么了?”

    “发什么愣啊,吃饭啊,菜都要凉了。”祁洌笑道给她夹了点菜,却在暗暗观察她。

    关系太熟,她的反常祁洌自然看在眼里,他喝着酒,看了眼江软,又扫了眼严迟,忽然就发现,严迟那桌其他两个人面前都放着啤酒,而他本人,则倒了一杯汽水在杯中。

    汽水……

    小严先生这样的人,会喜欢喝汽水?

    他又看了眼江软,“软软。”

    “嗯?”

    “你以前不是爱喝椰汁的吗?什么时候爱喝汽水了?”看似漫不经心,随口一问。

    “就觉得挺好喝的。”

    “让我也喝一口。”

    某人说着故意,颇不要脸的动手准备抢她的东西。

    “要喝自己点,你干嘛抢我的。”关系好,食物可以分着吃,但这种已经入了口的东西,怎么好再让他碰。

    “小气。”祁洌一笑,晃一抬头,正好撞上了严迟的视线。

    这后颈……

    觉得更冷了。

    祁洌可不是他父亲祁则衍,聪明得很,低头喝了口酒,隐隐有些头疼。

    ------题外话------

    三更结束~

    小辈们,陆陆续续都会出来,大家都别急哈。

    没那么多奇奇怪怪的三角恋,小卷毛根本没有暗恋软软……

    小卷毛:如果我喜欢她,肯定和她考一个学校,寸步不离守着媳妇儿,哪儿还有别人什么事啊。

    严迟:是吗?

    小卷毛:今天的风……真凉快啊!

    对了,苍耳就是那种浑身有刺的,沾到头发上,很难弄下来,应该不少人都玩过吧。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