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三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农家大嫂的性爱短篇 > 第五期

    “喔……啊……嗳……建树……你要……把我……弄死了……喔喔……”。

    桂琴嘴里发出的怪声听起来象叫春的猫,更象一只发情的母兽。

    我把舌头卷了起来,离开那两片yin唇,伸进了桂琴的yin道里面来回搅弄着,模仿着刚才ji巴在她yin道里面的动作。

    “喔哇哇……建树呀……啊……啊哇……我的好建树呀……啊……我爽死拉…喔哇……快……快……快……日b ……日b ……我要你日我的b

    ……日我的b 呀……快点……快点……快日我的b

    ……我受不了啦……”女人欢快的呻吟着,双腿象打摆子一样发颠地抖动着,一股又一股的yin液从她的yin道中不断地流了出来。

    桂琴的声音开始发喘,嘴里不停地叫道:“快点,快点呀……快快……我还要你……,再来一次……,日……快……日我的b ……快日……”。

    她见我没有理解自己的意思,没有进一步的行动,就强行把我的嘴从舔着的地方猛地推开,

    “建树,我的好建树,快……快点,我又受不了了,你再来日我一次,我要你的ji巴日进我的b 里去……快……快……”。

    无奈经过刚才的激战,这时我的ji巴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桂琴让我坐在地上,双手扶住我胯间软下去的ji巴,她不顾一切地一口含住它,就象含了根香肠一样,她一边用力地吸吮嚼着我的ji巴,一边口齿不清地嘟嘟起来。

    我愉快的呻吟了一声,用手抓住女人的nǎi子,使劲地搓揉起来,等着桂琴的下一步动作。

    桂琴含住我的ji巴一上一下的来回套弄,我真是舒服极啦,桂琴用嘴在我的ji巴上套弄了有几百下,我的ji巴已经重新被她剌激得硬挺挺的了,而且还在不停地跳动着。桂琴松开了含着的ji巴,让我在青草堆上躺了下来,ji巴便向上朝天雄赳赳气昂昂直立着。

    这时桂琴分开曲起了她的两条大腿,跨过我躺着的身体象刚才尿尿时那样半蹲下来,她一只手轻轻握着我直挺的ji巴,另一只手则用食指和中指分开了自己yin户上被液体贴住的两片yin唇,让她那个浅红的yin道口对准我的ji巴,然后试探地向下运动着自己的身体,让我的ji巴在她的yin道口上来回浅浅地进出着,我感觉ji巴的头子重新又回到了女人身体里面那个温暖的地方,进进出出的有种格外舒服的感觉。

    桂琴握着我ji巴的手不停地向下退缩着,好让ji巴逐步地深入yin道中去,这样让ji巴在yin道中出出进进了一会儿后,桂琴完全放开了握住ji巴的手,双手扶住自己的膝盖,然后象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身体猛地向下一沉,一屁股向我的ji巴坐了下去。

    只听噗的一声,我的ji巴象根硬棍子一下子就全根地插进了她的yin道,她那肥肥的两片屁股也坐到了我的身上,我感觉自己的ji巴深深地剌进了女人的最深处,就在那一刻,我真是爽极啦。

    桂琴在我身上坐了几秒钟的时间,她就迫切急不可待地上下套弄起来,ji巴在yin道里面象个橡皮塞子,在噗吃噗吃的响声下一出一进起来,女人的屁股拍打在男人的身上,也发出了阵阵令人发颠的响声。

    桂琴一边半蹲半站地上下运动着,一边不顾一切的呻吟怪叫起来,只见她xiong前的两个大nǎi子上上下下地跳动着,她不断呻吟着:

    “喔喔喔……喔哇哇……真是舒服死啦……喔哇……我要飞上天啦……喔喔……建树的ji巴……我的ji巴……我最喜欢的ji巴……大ji巴……“。

    桂琴yin荡的叫喊声,让我热血冲上了头,我死死地抓住她的两个肥nǎi子,随着她的动作使劲地揉弄着,我感到这样还不够泄火,于是又拉下了她的头,两个人的嘴唇立即就粘在了一起,我上面的舌头在她的嘴里使劲地搅动着,下面的ji巴也不甘示弱地向她身体深处剌去。

    我不停地向上挺着身体,让ji巴反复地在女人yin道中出出进进,这个时候,我的嘴恨不得一口吃掉面前的这个女人,而ji巴却想把这个女人的yin道插透。

    桂琴神情极度投入地就这样高高翘起她肥白的屁股,让yin道套住ji巴上下快速地运动着,全然不顾自己气喘嘘嘘已经上气不接下气了,看到桂琴身上冒出了许多汗珠,同时我也听到了她那种歇斯底里的急喘。

    于是,我抽出了插在她b

    里的ji巴,翻了个身,用一股力量把半蹲着的小娥掀翻,然后掰开她的两条白腿高高地举了起来,让ji巴对准那个湿漉漉的b

    ,重新把ji巴狠狠地插了进去。

    “喔喔喔……喔喔……我真的要升上天啦……喔喔……你……太会日b

    了……大ji巴哥哥……大ji巴爹爹……我亲亲的大ji巴爷爷……我亲亲的大ji巴呀……你太会弄啦……太会日女人啦……喔喔……喔喔……“

    桂琴口齿不清的呻吟仿佛就是信号,我更加卖力的狠狠地捣弄着她的b ,而且不断的变换着方向,上下左右地来回摩擦着,

    “喔喔……喔喔……要死啦……喔喔……我不行啦……真的不行啦……快……快……快呀……喔喔喔喔……”。

    一汩热乎乎的水从桂琴b 的深处喷射了出来,她终于又一次达到了性交的高氵朝。

    在身体下女人的痉挛般抖动中,这时我也感觉到ji巴的头子插在了女人yin道的最深处,有种已经插到底的感觉,于是我坚持挺直了身体,也在痉挛般的励恸下把自己体内浓浓的jing液,全部喷射进了桂琴的yin道中去。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