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看我射了多少不就知道了吗”我回答她

    她马上起身,让我的**离开了她的**,然后摘下我正在慢慢软下去的阴

    茎上的套套举在眼前对着灯光很仔细的看。

    “好多哦,白白的,浓浓的”她回答着我

    “那也没有你流出来的浓啊”我调戏着她。

    她马上分开腿,低头看自己的阴部。她的**口下方还残留着大量从**里

    流出来的淫液。用两个手指在**上面抓了一下,她的手上就堆了一滩自己流出

    的淫液。然后她摊开手掌,把套套里的jing液倒在自己的手掌上面对比着。jing液很

    多,她的手掌托不住,有很多顺着手掌流了下来,滴到了床单上。看着她的样子,

    我都忍不住笑了,这个动作很好玩。

    “尝尝哪个更好吃”我逗她。

    她还真的马上低下头,伸出舌头,先舔了舔我的jing液,然后点了点头,做出

    很美味的样子。然后又舔了舔自己的淫液,摇了摇头,做出很难吃的样子。我一

    下子忍不住扑上去把她按倒在床上亲吻了起来。在亲吻的过程中,我剥下了她的

    裙子,并且把她白色的胸罩推了起来,露出了圆滚滚的**。这是她从来到现在

    第一次露出**。我都吃惊刚才怎么忘了玩弄她的**了。她的**依然处于勃

    起状态,看样子她仍处于性兴奋的状态。不过这也有量可原,必竟刚才我太兴奋,

    跟本就没插多少下就shè精了,像她这样年龄的女人怎么可能会满足呢。

    “你今天水很多呢,是不是很久没有被男人搞了?”我一边揉着她的**一

    边抚摸着她穿着丝袜的大腿问她

    “嗯,有好几天了。”她回答

    “你平时很少接客人吗?”我问

    “是啊,我自己想做的时候我才会接客”她回答

    “不错啊,即可以满足**还有钱赚。”我说

    “也不是啊,只有自己身体有**的时候服务才更让男人满意嘛。要是一点

    水都没有男人干的也会很没趣”她解释道。

    “嗯,也是”我得承认,她说的确实有道理,我在玩她的过程中,有时都会

    忘了她是个小姐,因为她更像一个偷情的人妻。

    此时的她完全的趴在我的身上,一边用胸部摩擦着我的身体,一边用穿着丝

    袜的大腿在我的裆部挑逗着我的小弟弟。看样子她是想再起勾起我的**从而再

    搞她一次。其实我也正有此意,这样的美妇人在我面前,我怎么可能只玩她一次

    就算呢。只是我刚射过精,我认为我还得稍加休息回复一下体力。

    就这样缠绵了十来分钟,我又被她的浪劲撩起了**,下身又有了一些反应

    了。于是我要求她给我**。她马上滑下去,一口含住了我的**在嘴里吮舔起

    来。不得不承认**对男人确实是一种很好的享受,包括跟女朋友**的时候我

    就非常喜欢让她给我**,那种感觉跟插在**里面是完全不一样的。舔的我性

    起,我把她的下身扶的朝向我这边,让她的屁股斜对着我(因为没有采用六九式,

    而她的嘴正含着我的**,所以她的下身只能斜对着我)。我便开始用手指挖她

    的**。挖的她**长流,**从她的**里面流出来,藕断丝连着,一直拖到

    床单上。看样子这个小淫妇刚才果然没有满足,要不然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呢。

    看着她**微微张开的**口,我又忍不住想把丝袜塞进里面了。于是我把那

    袋肉色短丝袜全部打开,拿出四五只叠在一起,然后对折卷起来,然后又拿过一

    只丝袜把这些卷起来的丝袜棒塞进去。这样这些丝袜就成为了一个棒棒的型状了。

    我用一只手的两只手指分开她的**,让她的**大开,另一只手拿着丝袜做成

    的棒棒一下子塞了进去。她的体外只留下了外面套着的那只丝袜的袜口那一小截,

    可以方便我把她**里的丝袜都拉出来。她感觉到**里的东西,哼哼了两下,

    扭身过来看自己的阴部。我就拉住那截袜口往外一拽,**里的丝袜卷就被拉出

    来一部分。“你可真会玩”她面部潮红,继而转过身去继续为我**。下身**

    马上又传来了阵阵由她的嘴带来的快感,加上眼前丝袜塞进**这副淫荡的画面,

    我的**很快又坚硬了起来,**又开始冲击着我的大脑。于是我开始反复的把

    丝袜猛的拉出然后快速再次塞进她的**,丝袜上面粘着的白乎乎的粘液也越来

    越多。就这样来回塞了几十下,她突然就吐出我的**,然后把头仰起来开始喘

    粗气。我看的出她好像已经迷糊了,全身的感觉都集中在了生殖器部位。趁着这

    个时机,我一下子把丝袜塞进她的**,然后紧接着用手指猛烈的往她的**里

    插了进去,把丝袜留在了她体内更深的地方。这一下下去,她马上啊了一声,下

    体一颤,一股透明的粘液从**里挤了出来,流过她的阴核,然后往下滴在床单

    上面。我再次猛烈的抓住丝袜口部往外一拉,她体内的丝袜被我一下子拉了出来,

    这一拉,她又是啊的一声,阴部少了丝袜的阻隔,大量的混合了白色和透明的粘

    液冲了出来,床单上马上湿了一大片,我的手上也被喷的粘乎乎的。这个熟女小

    姐被我弄的**了。淫液流完,她也瘫倒在床上,仿佛浑身的力气也跟着这些淫

    液全部流失了一样。虽然仍蹶着屁股,把她那浓密阴毛包裹下**的生殖器对

    着我,但是上身已经完全趴在了床上。

    “怎么?泄啦?”我用手轻轻的摸着她外阴部的大**,“嗯”她轻声的,

    并且做了个点头的动作。“还能搞不?我的**还硬着呢”我继续用手指在她的

    **上扫弄着,“我——得休,休息一会”她的声音很无力,看来刚才**来的

    挺猛烈呢。有时候女人的**来的很奇怪,我举着坚硬的大**在她们**里疯

    狂的捣都不能让她们**,而有时仅仅用手指扣弄几下她们就会**。比如她,

    我卷起的那团丝袜即不粗又不长,而且动作的频率也很低,她居然就这样被丝袜

    搞到喷了满床。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