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三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嫂子小说 > 第三段

    跟住阿良又再揽住阿芳,仲唔停咁咀,阿良一手握阿芳对奶,另一手就撩阿芳个西窿,阿芳:「阿良,唔好咁喇!噚晚我们已经系对阿福唔住,我们唔可以再系咁o架喇!」

    阿良:「阿芳,怕乜喎!就算阿福在度都唔使惊,大佬佢年纪咁大,点可以餐餐喂得饱你呀?何况佢依家又唔在度,你仲咁索唔通要你为佢守生寡咩?话晒我们都系一家人,大佬唔在度我o紧系要帮佢好好照你,同时要睇埋你的性生活啦!而且我都系陈家的一份子,你仍然系陈太,正所谓闩门一家亲,你唔讲我唔讲,我们晚晚砌天光都冇人知啦!」

    阿芳唔听清楚阿良究竟讲乜,只觉自己的呼吸越来越急,就睡在床度呻吟起来,阿芳d西水流到阿良成只手都系,阿芳:「唔好!唔好咁,咁样我会好难受o架!唔好呀!阿良,你搅到我咁,叫我点算喎!唔你要好好咁照顾我呀!我靠晒你喇!」

    阿良在呢个时候就睡在阿芳身上,阿良:「阿嫂!我系陈家入面最年青力壮的一个,我当然要为你好好咁尽一番力。」

    握住阿芳对波又握又咀,阿良碌o野就不停咁去磨阿芳块西,阿芳比阿良磨到唔耐烦,索性将对脚擘开箍住阿良条腰,不停挺起下身,将阿良碌o野塞入个西窿度,阿芳当堂双脚一蹬十指一伸,阿良见阿芳咁姣当然博晒命扑,阿芳将近大半年的性苦闷一次过发泄出来。

    阿芳搅实阿良:「啊!啊!你真系唔错,你知唔知我差唔多成年冇好好咁来过一次阿福早就唔得佢性无能果个亏佬啊!居然要我为佢守了咁耐生寡哎唷!你好犀利!我要你以後好好咁代替阿福,帮我解寂寥好劲呀!好热呀」

    阿芳眯住眼拧侧块面,咬实牙关,双手乱咁在阿良背脊乱抓一通,阿良见阿芳姣到咁紧要,砌得更落力:「阿芳,你放心,我一定可以满足你o架!我老婆成日话我太犀利,连佢都顶我唔顺,我都有几年冇好好咁扑过,我以後一定会好好咁扑你,我们系一家人嘛!」阿良扑完一镬後又再来多几镬,阿芳见到阿良咁劲,而自己又咁有需要,正如阿良咁讲肥水不流别人田,而且同阿良一齐仲冇咁容易穿煲,以後就偷偷同阿良通奸。

    但系过了大半年,有一次阿芳同阿良去了九龙塘开房,扑完o野出来时,咁刚撞到阿芳的细佬阿才拖住个女人入去开房,阿芳见到阿才成个人呆了一呆,阿才就当冇见到咁照样去开房,阿芳一直个心都系十五、十六,阿芳又唔敢同阿良讲。

    过二日,阿芳就call阿才约了夜晚去阿才屋企食饭,阿芳果晚同阿良讲话去外家食饭,阿芳著了一件贵价黑色抵xiong连身迷你裙、一对高级黑色丝袜,一对透明的高鞋,再化少少淡妆,一副贵妇打扮,阿芳去到阿才屋企,原来阿才老婆阿珍去了外国公干,阿才煮了好多唔少阿芳钟意食的o野比阿芳食,阿芳好耐都冇好似今晚咁开心,阿才就不时在阿芳身上打量,阿才觉得阿芳依家越来越识打扮黑裙令阿芳雪白的xiong部更加白里透红、一对配合绝妙的高鞋令阿芳修长养眼的玉腿更加修长、阿芳腿上的黑色丝袜令到阿芳对美腿更加有吸引力,阿才多次睇到呆了。

    阿才想起:「自己个家姐咁正,个老公又去了坐牢,出去偷食的唯一理由,就是性苦闷,横掂系姣婆唔守得寡,咁正o架家姐冇理由益人o架,不如今晚就来分一杯羹。」

    阿芳想到自己来的目的:「阿才,上次你在果度见到我我」

    阿才系一个见惯世面的人,阿才:「家姐,我们好耐冇见,上次,上次发生过乜o野事?」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