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好嫂嫂我爱死你小rou洞了啊啊」

    「嗯不啊.」

    此时嫂嫂神智似有几分恢复,但体内的欲火仍未扑灭,只有尽情地被我发泄。

    「好嫂嫂,亲弟弟干的你很爽吧。你是老师,我却在教你性交!」我完全不顾昏沉中的嫂嫂是否能听到,却不停的说着yin话给她听。

    「我干的白莹姐姐你一定爽死了啊我不会停用力插你。」

    「啊啊我干到嫂子你花心里啊要升天了啊」

    我终於忍不住达到高氵朝,yin经阳经同时射出,暂时解决了我的痛苦,经过这场激烈的交奸,我终於体力不支休息一下。

    休息够了之後,我将她双腿分开,让她雪白的臀部高高地翘起,让我可以插入那个圣地。之後,我轻轻对准她的xiāo穴中缝,再次狠狠地将rou棒

    入贯嫂嫂yin道,直抵子宫!然後就开始用力地前後抽送,一次又一次使她骨骼作剧响的穿刺,使得她全身几乎融化了┅┅

    「啊啊,不」 她如同哭泣一般的呻吟,回荡整间卧室里面。 「好美的sāo穴啊!」

    我一边称赞着,一边奋力地突刺。 「啊不啊喔」

    我被嫂嫂不由自主的yin声弄的兴起,更加地卖力,而她则是无觉地沈醉在被 的快感当中。

    「啊不要……老公……」

    嫂嫂竟以为是在和我哥性交,却永不料到会是我吧?拂乱的长发,yin荡的神情,摆动的臀部,以及丰腴的双ru,这一切都使我感到无比的刺激。嫂嫂的身裁实在太好了!每一次插入,都令我有想死在她xiāo穴内的感觉。

    「喔┅……老公……不要……。」 rou棒强烈地收缩,我又再奋力一刺。

    「啊 ……嫂嫂 来了。」 咕嘟一声,嫂嫂的子宫似乎也感受到白浊飞沫的冲击力,她整个人被欢喜的波浪所吞噬┅

    我在她穴里射出之後,整个人都趴到她的身上。

    我伏在她的身上, 腰部又不停的在嫂嫂的下体出磨擦, ai液将我的rou棒弄得湿润了,这时我不禁笑起来,

    因为他不知自己还要做些什么,再奸嫂嫂一次吧。 我伸手往那小孔中探索……

    白莹温驯地睡著, 我只觉得那孔道十分细小。 心中暗暗欢喜, 想起一会儿就又会进入这道小门之中, 不禁更加兴奋。

    我的脸孔因激动而变得通红, 用手握著自己的东西就往那道肉门中一伸, 一阵美艳感侵来, 只感到自己被一阵温湿包围著,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