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呆然地浸沉在那份陶醉得从里面流了出来。

    shè精的时间很长, 而且量又多, 那可以想像到我是怎么样的热情, 打从心底感到愉快。完事之后, 嫂嫂和我两人的结合的部份没有分开,

    就那样躺著。

    我并不想将那萎缩了的yáng具抽出, “哈 望著这样貌美的嫂嫂,我笑了起来, 心想不管她心里怎样想, 只要令我得到那样的感受就已很高兴了,

    尤其那夹得令人发麻的秘道。“嫂嫂, 你那里面最好了。”

    “哎……” 我的rou棒又硬了,不由将腰前后地抽送著, 嫂嫂昏沉地将下体内的肌肉夹著我的yáng具。

    “呀……啊……老公……”

    “真讨厌, 我才不是我哥呢……” 一阵沉默后, 嫂嫂闭著的眼睛突然张开来, 那甜蜜的梦突然回到了现实, 乌黑的眼睛望著我,

    面孔立时苍白,她竟醒了,原来不觉中已干了她了四个小时。

    嫂嫂猛地起来,发现 在自己腹部上面的并不是自己的老公, 而是她的小叔我。

    “你……你……竟然做这种事……” 嫂嫂在说这话的时候, 连身体也激动的震起来。“但, 嫂嫂您却很陶醉啊!”

    她悲声狂呼起来, 竟然连是谁也未弄清楚, 而让我将那东西埋在她白莹的身体之中, 对她来说是一个极大的打击。

    “走开! 滚, 出去。”

    “嫂嫂,我没良心, 你原谅我。” 我对嫂嫂那狼狈相心里竟有些高兴,当然我还没有拔出来我的rou棒, 我还想再次的干她。

    “未何 要这样做,你才十四岁呀。” 她感到羞耻将头左右地摆动, 头发凌乱地披散在床铺上。

    “你……你!……你强奸了你的嫂嫂呀~你知道吗?这……这是那儿?”

    “是你的房间呀! 你不知道吗? 那烦了, 嫂嫂你一下晕了, 倒在地上,我将你抬上床的啊。” 嫂嫂因刚醒的关系而很头痛,

    努力寻找记忆。

    一开始起,我进来送咖啡, , 喝了之后的记忆就完全空白了。

    “……你, 迷昏我吗?”

    “不会, 是你自己晕了, 起初我也很担心, 但后来看嫂嫂你一直没问题, “请嫂嫂不要误会。”“吓?”

    “我并不是那会儿趁别人昏了而偷奸的人, 那是嫂嫂你要我做的, 大概你误会了吧。” 嫂嫂听到这儿掩著脸哭了起来。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