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她自己所做的事,感到既羞耻又迷惘。 心中好像被锤子重击一样。

    身为一个神圣的教育者和一个长辈, 与一个十几岁的少年有肉体关系, 而且是小叔子,那是不能容许的, 而且又将我当作是自己的老公,

    被我看到她那yin乱的形态。

    那时, 嫂嫂体内那黏黏的液体, 是先前我所射的jing液, 若果能在做爱之中醒来,在我还未shè精前还有的补救, 但是现在已太迟了,

    性事也做完, 怎样的藉口也行不通了。

    “不用哭啊, 嫂嫂, 由现在开始, 我就代替我哥来爱你吧。”

    “我们已是不能分开的了, 看啊, 我的牛奶已经注满了你的壶子了。” 我得意的将仍在嫂嫂体内的性器动了一下,

    那样,她体内的jing液又慢慢的流出来。

    “不要……快些拔出来……你不要再弄了。” 嫂嫂哭著向我哀求。 不觉中,在yin梦里 , 竟和我发生关系, 她只感到难过。

    “嫂嫂你真棒啊~在我见过的女性之中, 能使我一泄如注的只有你~” 我将她的ru房差揉著, 将ru头含在口中, 跟著又再开始那抽送的动作,

    因为还年轻的关系, 性器已完全勃起了。 在嫂嫂的yin道内进去。

    “不要, 小弟, 难道你……” 嫂嫂看到这情形, 悲苍得连眼睛也红了。

    “白莹姐, 很舒服吧, 还想做吗?”我不由叫了嫂嫂的名字。

    “不要~快些放过我吧~我已够痛苦的了~” 我将她在哀求著的嘴诸著, 用舌头在她的口腔内爱抚著, 手指又在她的ru头上技巧的差揉,

    而那支刚硬的rou棒则在她的下体内恣意地活动。 那残留著官能上的麻痹感使嫂嫂下体的肌肉将我卷著。 冰冷的心开始溶化了。

    “呵呵……嫂……白莹姐……你是我的人了……”

    “不要~不要啊!”

    “不是有反应了吗? 哈哈……那样紧紧的夹著我, 并不是学校中那端庄美德的你啊,

    大概你本身也是个色女吧,你爱穿那件缎丝旗袍来证明你的秀雅文淑,哼,我要用这件旗袍来擦我的jing液,看你还要装淑女!”

    “……哎, 小弟, 你……真残酷啊……!” 我用冷眼看著那呻吟著的嫂嫂, 她的体内正埋著自己又长又硬的肉棍,

    想这绝美身体已完全成为我的人了, 真是高兴!

    我将嫂嫂的腰抱起,她比我高许多,但我 那金刚棒则无情地向她那小道中狂插。

    “真的是很棒的yin道呢, 嫂嫂~” 这时yin道因刺激而收缩了, 而嫂嫂的肌肤上满布汗珠混合著两人的体味, 沉浸在疯狂的情欲之中。

    刺热的肉棍无情地将她摧残著, 嫂嫂的叫声也渐渐地狂热起来。 她自己也不明白为何会这样……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