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便似的yin水不停地流出来, 像色情狂似的呻叫著。

    和小孩一起陶醉在这yin乱的气氛之中, 欲仙欲死的感觉, 从下体传来的快感已使嫂嫂羞耻心完全溶化了。 只知道满足于快感中。

    我的性爱是最好的, 现在一下子又起来了。

    “白莹姐, 事实上你是一直想要我奸你的?”

    “不……不是……我不是这样的女人。” 但觉得事实上自己是失败了, 她已经觉悟了。

    心想, 算了吧, 就这样做我的女人吧。脑中一片空白, ,她那儿湿湿的, 我又已经进入了她体内, 而且又在体内

    射了精, 我已不是局外人了。 一阵抽动之后, 我不由激动起来。

    “啊, 白莹姐, 太美妙了。”

    “不……不要……” 嫂嫂摆动著那头黑发, 肥美的ru房震动著, 好像全身都在哭似的。

    “嫂嫂, 呵呵……射进来了……”

    “呀~……不…… “你是我的人了,知道吗?”

    “知……道了……啊!……” 嫂嫂终归和应了, 慢慢腰部也开始活动起来, 将我的rou棒全部都埋进去,

    迎接著一段激烈的肉搏战。

    嫂嫂完全随我奸交,我的jing液灌的这个美女的xiāo穴满满的。

    在最后一个高氵朝,我在嫂嫂——我最想奸的白莹姐的rou洞里,种下了无数生命的种子。

    不久嫂嫂怀孕了………………………………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