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越是想忘越是忘不掉,以前走在街上看到街上的女孩总会时不时地回头望两眼,心中排列哪个是心中的公主。但是现在却变了,眼前闪过了女孩,心中却思念着哥哥,公主的地位开始下降,哥哥就像王子一样统治了心中的世界。

    这一天我来回十几里从砖厂推回一车砖用来修补家里的猪圈。母亲心疼地叫道:「等都不等你爸,自己拉回来了,看看肩膀都割破了。」但是我都想不起去休息便和父亲去垒猪圈。夜里不到8点我就睡了而且睡得很死,然而梦里却是李老板紧紧压着哥哥的身体,哥哥喘不上气来,我拼命地想把李老板从哥哥身上推开却怎么也办不到。我从梦中惊醒,时间大概已是凌晨五点,窗外已射进一缕阳光。我突然发现身边躺着一个熟悉的人,我揉揉眼睛一看竟然是哥哥,他是什么时候回来的我都不知道。家里的屋子小,我和哥哥从小就共用一间屋一张大床,哥哥发誓要在去城里打工后的三年内让家里盖起二层大房。

    我趴在哥哥的脸上仔细盯着他,哥哥睡得很香,英俊的脸和健硕的身体像画里的欧洲雕像一般让人百看不厌。哥哥一旦睡着几乎是雷打不醒而且十分赖床,以前我将被子掀开怎么胳肢哥哥身上的痒痒肉他都不睁眼,只是懒懒地警告我:

    「等我起床后有你好看。」就是母亲来揪他他都不起床直到睡饱了为止。几天没见到哥哥可真是想念,此刻他像是上帝送来了礼物放到了我的身边。突然李老板的样子出现在我脑海,相同的欲望渐渐上了心头,望着熟睡的哥哥,我的眼光从脸滑向了他的脖颈、胸腹、内裤,那团东西在内裤里撑起高高的包包充满了诱惑。

    我害怕我的手伸向里面哥哥会不会醒,尽管我无数次地碰过这里,但我不想像现在这样被哥哥当场发现。正这时,哥哥睡梦中打起了小鼾,一只手挠了两下胸脯然后又伸向三角裤抓了抓痒接着又安静了,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哥哥的鸡巴竟然从内裤的一角露了出来。我愣愣地欣赏了一会儿那李老板手里最爱的玩物,发现那真是可爱极了,记得在城里那间屋子里和李老板、哥哥一起住的时候,哥哥的裤子拉链总是开的,李老板随时都会把手伸向里面,我总是在想哥哥的阴茎能有多吸引?现在却发现,这里的确很是诱惑,即便是没有挺起时软绵绵的样子仍然可爱,像个小男孩躺在那里等待你去抚慰。我伸出手轻轻抚摸着哥哥那截露出的鸡巴,接着俯下身伸出舌头小心翼翼地舔了一下微露的龟头,一股尿味在嘴里很想吐出去,但我不敢出声。虽然这样,我还是又舔了一下,接着两下三下,我好像在用嘴替哥哥清洗阴茎。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