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三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标哥一乱系列 > 全篇完

    听了半天才弄清楚,原来不要搞阿妈的这个、那个之类都是含蓄的反话。

    宝珠不错是个美女,就如阿妈一样,但每次都嚷着我的阳具太大,弄痛了她,每次玩她的时候,两片唇总是乾乾的┅┅没有你的阿妈你的肥厚湿润┅┅好美啊,就像朵盛放的鲜花瓣┅┅很暖滑啊┅┅李培说。

    正傻女,有福也不会享,我改天要教她几┅┅标妈被赞得飘飘然,差点说漏了嘴。

    李培在床上头脚互调,变成六九式的位置,李培用手将肉棒凑到在她的唇边楷擦,她亦会意到李培的要求,很熟练的用舌尖轻轻的舔着的龟头前面的小孔,用门牙轻咬着肉茎,再舐到阴囊部份,张大口把两粒睾丸含在口中,轮流吞吐。

    见到标妈的舌功这样厉害,我也忍不住,跪在标妈的面前,说∶你们别玩得这样开心,来吧,给我吹箫。我扯着她的头发,将自己的肉棒粗暴地硬塞进她的口里。她没有反抗,起起伏伏的给我深喉,感觉上比插穴更紧,更暖滑润湿。

    李培对舔果然有一手,拨开了丛毛,在小缝上端抽丝剥茧地找到她那细小的阴核,很快速地在核心揩擦。阿标妈肉紧得双眼反白,猛扭屁股,发狂地吸啜我的龟头,急剧地用手套弄我发涨得要爆炸的肉棒,李培愈揩擦得快,她便像报仇似的向我的肉棒快速含啜。终於我敌不过她的口技,不由自主地疯狂抽插她的小嘴。阿标妈知道我会随时爆浆,挣扎着想将我的棒头吐出来。无奈被我用力地按着她的头,终於她的口内射了精。

    这次的精量不多,有被榨乾的感觉。刚才在美珍身上放下了不少子孙,肉棒亦有些麻木。

    李培便将她的小阴唇向两边撑开,伸出他那条长而厚的舌头,将舌尖部份在对准小罅缝撩拨,慢慢地、逐渐地伸插小孔,条舌便好像个三角锥,渐渐地整条舌塞入了她的小洞里,又插又撩。标妈终於忍不住,大叫道∶噢阿培噢停呀┅┅

    李培当然是不会停,双手亦没有闲着,在大腿内则处轻揩着,手指徘徊在屁眼儿与小穴中间处轻捋她的茸毛。

    噢阿培我要┅┅啊哟标妈推开李培埋在腿里的头。

    阿妈要甚麽

    我要┅┅她羞得实在说不下去了∶紧记着啊,我这样做是为了┅┅宝珠。附伏在床上,用枕头遮掩着面部,耸起她那个混圆雪白的屁股,将两腿将开,着意地用手指摸弄着自己她的毛。

    为了救我、宝珠的幸福┅┅阿妈,你真是个好母亲我实不能控制了

    她很诱惑地摇扭着大屁股、挺耸着小腹,轻声地说道∶阿培,你从後面插我的┅┅┅┅吧┅┅我不想你看到我的┅┅样子,你要闭着眼,幻想着和宝珠做┅┅才对。

    好,你也要闭着眼啊,就当我是你老公吧。

    李培扶着她的腰肢,将那粗大的肉棒对准目标挺进去。啊标妈倒抽了一口冷气,虽然她毛是姣得滴水,不竟这是一条庞然大物,小小的洞给挤得像要爆裂的模样,标妈咬着牙∶阿培,不┅┅老公┅┅啊┅┅慢慢来┅┅你的那里很大啊。但她毕竟不是黄花闺女,生过孩子的肥不消片刻便适应起来,开始配合李培的抽插而挺送,逐渐开始享受到这种冲击和饱涨的滋味。李培一下接一下啪啪声的插入去,就像个人肉打桩机一样,双手还绕过前面执着她的一对乳房猛搓。

    标妈轻奋得连两条小腿也弯曲了起来,在後面的角度看就像个w字,花瓣样的阴唇随打桩机头的进出,好像睡莲花一样地开开合合。弹簧床褥被压得在吱吱作响,淫水由标妈的水蜜桃里不停地流,湿透的大腿内则在灯光的反映下份外觉得晶盈雪白。

    当标妈和李培逐渐进入欲仙欲死的境界的时候,阿标不知何时走了进来,冷不防突然出手将李培推开,李培措手不及,狼狈的跌倒地上。李培在这情景之下也不敢跟他纠缠,唯有冷眼旁观。

    老公啊,怎麽停了┅┅引死人喇

    阿标像是着了魔一样,看他面额通红,双眼爆火,一言不发便继续便捧着标妈的大屁股,将他的老二对准她的洞口,没根的插入去。

    啊┅┅好舒服┅┅哎┅┅哟标妈重获肉棒,屁股摇摆得很厉害。我留意到她偷偷地用手指迅速地揩擦阴核。

    阿标双手捧着她的屁股,拼命地挺送,愈插愈快,比李培还来得狼劲。抽插了数十下之後,突然停下来,两眼望天,喉咙发出啊啊的声音,总算他有定力,最後一刹那将老二拔出来,精液射得她满大腿都是。

    阿标稍一定神之便逃出房外。

    哎┅┅哟┅┅我快要泄了┅┅怎麽又停了哪┅┅标妈急得叫了起来。

    李培重新抱着她,这次没有立即接棒,卖着关子说∶你这样牺牲,实在插不下去除非你┅┅

    除非我怎样噢噢

    除非你告诉我当天晚上,你看到我的肉棒时,是多麽的心动┅┅阿培边说边将湿淋淋的龟头对准她的阴核,挑逗性地打圈,磨擦着。

    噢不要在磨我那粒核┅┅啊我受不了啦我说┅┅那晚见到你色迷迷的┅┅看着我,你的那根肉棒,由小变大,我当时很空虚,想要┅┅标妈说。

    阿妈想要甚麽

    噢我┅┅要┅┅我要┅┅大肉棒,冤家啊┅┅搞得我心痒痒的,水也流了出来,阿培,你┅┅真坏┅┅我不依啊

    李培的打桩机又开始发动,外母和女婿借着这机会,尽情发泄,一时间淫声浪语,啪啪声的撞击声,和急剧的呼吸声,充斥在这房间里。标妈突然间混身打震,噢噢乱叫一通,屁股乱顶,大腿乱扭。哎哟┅┅好舒服啊┅┅我要泄喇阿培┅┅呀┅┅糟糕┅┅你不要在里面射,快┅┅抽出来┅┅

    阿培没有听她的话,好像是泄了气的皮球般地伏在她的背後,无论她怎样挣扎,仍然是紧压着她的腰。阿妈┅┅舒服吗你的小洞很暖,让我留多一会吧。阿标妈伏在床上哭着说∶阿培,我刚才是被逼的啊,我没有办法才┅┅给你┅┅浓浓的精液由她饱涨的罅缝处溢出来,流到大腿处和刚才阿标的精液会合。

    我在这个时候悄悄的离开睡房,在房外的阿标一见到我,便问道∶阿明,我┅┅怎麽办会不会有事你卧在这里扮昏迷便可以了。一会你姐夫会出来救你,他们各怀鬼胎,这件是张会是不了了之。我将阿标刚才搜掠的钱财饰物都放回工具袋,他日再跟阿标和他姐夫分账。

    全篇完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