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睡裙往上掀,楠姐穿了一条红色蕾丝小内裤,屁股隆起,很是迷人。

    我从背部开始,先抹了一遍背部,然后双手抹楠姐奶子,「妈,舒服吧?」

    「坏东西,你爸不在,你就光欺负你妈。」

    楠姐娇嗔。

    「谁让你不戴奶罩呢?这能怨我吗?妈,你保养地可真好,奶子都不怎么下垂。」

    「老了,你爸都不愿意碰我了。」

    楠姐摇摇头。

    我手继续往下抹清凉油,把内裤往下扒,露出一些逼毛,肛门附近颜色有点深。

    我把手指插进楠姐屁眼。

    「妈,你连屁眼都让爸日啊?」

    我有些嫉妒。

    「你爸那个缺德鬼,说性生活没有激情,非得尝试新花样,我抹了抹婴儿油,就被他插了一回,不舒服就算了。」

    「妈,我爸既然日过了,你也让我操一回呗」

    我似真似假,我确实没走过楠姐肛门。

    「去,你爸和我是领证的夫妻,他能做,你不能。儿子啊,妈已经错了,太溺爱你,所以才允许你摸妈屁股和奶子,可是妈是绝对不能和你发生性关系,那是乱伦,天打雷劈的。」

    「妈,你说过去为什么要禁止乱伦?」

    我角色进也不错。

    「近亲通奸会生白痴。」

    楠姐似乎沉浸母亲角色了。

    「妈,你不是上了环吗?反正又生不了小孩,你就让我日一回呗。」

    我用手隔着楠姐内裤扣弄楠姐的逼,楠姐内裤裤裆已经有湿痕了。

    「不行,妈不能害了你。」

    我把内裤一脱,鸡巴挺直,龟头在外面,我把楠姐手拿过来,「妈,可我难受。」

    楠姐顺势握住我的鸡巴,开始帮我打飞机,我把手伸进楠姐内裤,楠姐没有制止,我把中指插进楠姐逼逼,一进一出,开始帮楠姐手淫,如果楠姐老公看到,好一副母慈子孝图。

    楠姐帮我套弄了几下,见我还没射,瞪了我一眼,犹豫一会儿,低头把我鸡巴含进口里,鸡巴进入温软湿润腔道,楠姐舌头很灵活,她仔细舔我的鸡巴,龟头,重点照顾卵蛋,腹股沟,马眼,她甚至会舔我的屁股沟,舌头能伸进我屁眼里扫荡,多重刺激下,我一下子就快射了。

    楠姐见这还不行,把睡裙撩起,往奶子上抹了清凉油,挤出乳沟,夹住我鸡巴,「来,你自己动。」

    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乳交,我把楠姐乳沟当成逼逼,开始抽插了起来,结果我鸡巴热地发烫,就是射不出来。

    楠姐没办法了,示意我躺着,楠姐找准位置,用鸡巴在她逼逼附近滑动,一不留神龟头就全部没入楠姐逼逼里头,楠姐坏笑,「儿子,妈妈不是故意的,只是意外哦,要保守秘密啊?」

    楠姐老公这时终于洗完澡了,走进房里,看到楠姐坐在我身上,他尽管心里已经有准备,可是他还是觉得很刺激,这种亲眼看到老婆被人日的感觉真是太爽了,楠姐老公的内裤已经凸起了。

    他威严地问道:「你们母子俩在干嘛?」

    楠姐声音很嗲,「老公,我们在坐游戏呢。」

    我连忙点头,上半身往上抬,做仰卧起坐,由于我身体的移动,我插在楠姐逼逼里的鸡巴也时浅时深,「我们在锻炼身体呢。」

    楠姐的裙子盖住了我和楠姐的下体,她的屁股一上一下,逼逼和我的鸡巴快速摩擦,声音越来越软,几乎要哭了,「老公……我……在跟儿子……闹着玩呢……他非说胖了……我就坐在儿子身上,我压死你……压死你……」

    楠姐兴奋地把裙子撩起来,我们俩的下体清楚暴露在楠姐老公面前,楠姐老公看着我的鸡巴在楠姐小骚逼里进进出出,看得目不转睛。

    楠姐老公故意说:「我怎么闻到一股怪味啊?」

    我解释:「可能是不太通风,开空调。」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